关闭

用户登录
1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村官监督 -媒体称基层权力监督缺位 村官腐败不逊于高官

媒体称基层权力监督缺位 村官腐败不逊于高官

时间:2019-07-04 14:59:08 作者:李光明 来源: 法制日报

  合肥市庐阳区海棠街道藕塘社区居委会干部刘怀寅收受贿赂近1000万元;庐阳区杏花村街道五里社区居委会干部邵修贵、郑文斌分别涉嫌贪污受贿83万元、33万元,社区居委会10年招待费花了614万元……

  很多炙手可热的生产要素,如土地、森林、水利、资金等开发利用权的相当一部分集中掌握在村干部手中,为村官提供了滋生腐败的温床。这样一来,小村官就会借助手中的资源把自己的权力“放大”。

  小权力无监管,自然就会像“胖大海”一样膨胀,这是村官敢犯案、频犯案、犯大案的根源。“上级”对村级缺乏监管,普通村民只顾种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基本不过问村里的事,监督意识也不强,即使有“挑事”的“刺头村民”,也多被村干部一些小恩小惠收抚

  视点关注

  在人们的眼中,官员腐败程度往往是和自己手中的权力成正比的,但是,有一类看似不起眼的官——村官,近年来的腐败严重程度并不逊色于人们思维定式里位高权重的大官们。

  安徽省合肥市在开展村级集体“三资”(资金、资源、资产)清理中暴露出的几起典型案件就可以说明问题:合肥市庐阳区海棠街道藕塘社区居委会干部刘怀寅收受贿赂近1000万元;长丰县双墩镇花园社区居委会干部黄梅生涉嫌贪污受贿130万元;包河区淝河镇平塘王村干部刘家贵涉嫌受贿81万元;庐阳区杏花村街道五里社区居委会干部邵修贵、郑文斌分别涉嫌贪污受贿83万元、33万元,社区居委会10年招待费花了614万元……

  《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在“三资”清理中,合肥市共发现违规违纪问题2248个,查处村(居)干部侵占集体资产、贪污、挪用集体资金等违法违纪案件68件,有56名村(居)干部受到纪律处分,其中,移送司法机关25件,涉及28人,追缴违规资金8204万元。

  权力膨胀

  小村官敛财千万

  据介绍,合肥市日前查办的该市庐阳区海棠街道藕塘社区居委会干部刘怀寅收受1000万元巨额贿赂案,刷新了合肥市村官受贿新记录,就连一些高居要职的官员的受贿金额与其相比,也可谓“望尘莫及”。

  村官何以受贿千万元?这是人们不解的问题。不过,只要看看刘怀寅的受贿过程也许就会找到答案。

  在城市发展过程中,由“村改居”形成的庐阳区海棠街道藕塘村可谓寸土寸金。自2001年以来,刘怀寅采取帮助房地产开发商协调转让项目,在卖地中擅自决定少收、***土地补偿费,变相帮助房地产开发商融资,擅自决定转让开发项目,帮助行贿人承接建筑工程、征用土地等手段,大肆收受贿赂。此外,刘怀寅还涉嫌侵占村集体资产105万元,私设千万元的“小金库”。

  “刘怀寅全面负责藕塘村的工作,包括党政农企等方面的工作。该村的重大事项如协助政府经营和管理位于藕塘村辖区范围的国有土地、宅基地分配、重大工程事项、经营和管理藕塘村的集体土地等均由他负责,相关的土地征用补偿款的补偿标准、支付时间和方法也均经他同意,并由他负责和相关购地单位商定。”一名办案人员这样描述刘怀寅的权力。

  “一是缺少监督,二是家长制作风。”在剖析刘怀寅腐败原因时,庐阳区纪委副书记、监察局局长谢正刚说,主要是因为早期的社区居委会作为集体代表,在集体资产的管理决策中缺少监督力量,让村干部变成了“土皇帝”,导致监督存在“真空”状态。

  有分析人士认为,村(居)干部往往在村里工作时间长,树立了一定的威信,造成了说一不二、独断专行的局面,加之当前村级管理体制不够健全、监督不够,造成村(居)干部大权独揽、无人过问。

  “小权力无监管,自然就会像‘胖大海’一样膨胀,这是村官敢犯案、频犯案、犯大案的根源。”合肥市纪委在一份村官腐败调查报告中认为,“上级”对村级缺乏监管,普通村民只顾种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基本不过问村里的事,监督意识也不强,即使有“挑事”的“刺头村民”,也多被村干部一些小恩小惠收抚。

  监管真空

  一村村官“全军覆没”

  今年4月份,合肥市庐阳区纪委在对辖区内杏花村街道五里社区居委会进行“三资”清理工作时,发现该社区居委会原书记、主任、会计、副主任、妇联主席5人存在以权谋私、私设小金库、虚报冒领征地补偿款、截留挪用集体资金等问题——8名村干部中,4人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2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一窝村官几乎“全军覆没”。

  经查,五里社区居委会先后低价出租9宗土地的50年使用权给9个单位和个人,但是,并没有按照资源性资产的转让和出租的相关规定进行操作:收入未按照合同规定及时足额收取,多数房产、批发市场、农贸市场的租金也未及时收取。此外,五里社区居委会还私设“小金库”,截留集体土地补偿费收入等用于支付餐饮费、赞助费、购买购物卡和发放福利等。

  而作为五里社区居委会的“当家人”,社区居委会原书记邵修贵更是胆大妄为。他以借款和承包工程为名,从合肥恒兴房地产开发公司索要和骗取工程款40万元;向华孚置业有限公司索要好处费7万元;还收受其他经营户的大量贿赂。据查,邵修贵还与社区居委会主任郑文斌以伪造账目的方法,合伙出资1168万元注册成立“合肥五利经济发展有限公司”,将集体的资产转借该公司名下。

  目前初步查明,2003年以来,邵修贵涉嫌套取征地补偿费29万余元,受贿和索贿53.8万元等;郑文斌涉嫌贪污11万余元,索贿和受贿22.28万元;会计钱某涉嫌贪污21万余元,郑某涉嫌贪污27万余元。

  《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五里社区居委会的村官贪腐窝案并非个案,合肥市长丰县双墩镇系列腐败案件同样令人触目惊心。

  今年4月底,合肥市纪委对原合肥市城市建设综合开发办公室副主任罗某进行调查时发现,合肥市三锋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戚某涉嫌非法转让土地使用权。与此同时,长丰县有关部门在合蚌高速铁路拆迁过程中,又发现戚某非法占用耕地建设双凤商业步行街,并以此获利100多万元。

  今年6月,合肥市纪委以戚某为突破口,查清了戚某涉嫌非法转让127亩土地使用权,戚某、双墩置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尹某、双墩居委会书记龚某非法占用80余亩耕地,以及双墩镇花园居委会干部黄梅生、双墩居委会干部李某受贿等系列窝案。经查,双墩镇花园居委会在未办理土地、规划等有关手续,也未进行公开招投标的情况下,擅自动工兴建拆迁安置恢复楼4栋,同时以拆迁安置恢复楼名义开发了10栋商品楼。因为无钱支付工程款,居委会将10栋商品楼以出让地基的形式出让给9个工程承包人。目前,专案组依法追缴非法所得2000余万元,并顺藤摸瓜,查清了长丰县原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时任双墩镇书记韩某涉嫌受贿的问题。

  据了解,在此系列案件中,双墩镇花园居委会干部黄梅生受贿130.4万元。而尹某和龚某与双墩居委会签订征地协议,以每亩1.005万元的价格征用40亩农田,兴建步行街,建成商品房近300套20000平方米左右,各获利100余万元。

  “村官腐败案一个鲜明的特征就是一案多人,往往都是窝案。”合肥市纪委相关负责人告诉《法制日报》记者,由于体制机制等问题,长期以来,村(居)委会常常是监管的末梢和盲点,制度建设薄弱,使得村委会和下属的企业不分家,会计出纳一肩挑,账、钱、权一人掌管、收支随意,财务账目也很少向群众公开,甚至人为更改账目,以图“浑水摸鱼”。

分享到: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行政村法制在线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北京金政互联资讯中心主办--三农信息一体化应用平台-- 中农兴业 工程指定网站 


行政村法制在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4-2019 xzcfzzx.org.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48924号-16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347号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西四砖塔胡同56号西配楼205通联部办公室
 联系电话:010-53387132、010-56212746 监督电话:1326973820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3387132

业务QQ:    客服QQ: